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2020-01-06 17:40 来源:据说娱乐 分类: 八卦 收藏


前几天,果酱君给大家推荐了我心中的2019十佳现场。

当天晚上就有人留言说:单纯看好舞台没意思,尬舞台才有槽点可以聊。今年跨年晚会就一堆尴尬舞台。

果酱君觉得这个“尴尬”两个字就很神。很多时候尬不是不好,而是指:某件事物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引起了这件事物以及这个地方的不适。

这样的现场比单纯的不好的现场更有讨论的空间。

所以今天,果酱君就带大家看看我这一年里包括这次跨年,所看过的尴尬现场。

《好想大声说爱你》—— 薛之谦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看到上面驴唇不对马嘴的歌词了吗?看懂没?是不是觉得自己十几年语文白念了?

没关系,没看懂是正常的,因为这本来应该是日文,是歌手薛之谦日语提词器。

在今年的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薛之谦演唱了动画《灌篮高手》的主题曲《好想大声说爱你》。

歌是好听的,调是正常的,但问题就出在,他全程都是看着这块提词板,严格按照中文发音,字正腔圆地唱的“买不起,喝东西,我随你。”

果酱君没学过日语,但见过猪跑,不对,见过别人说日语,更何况这是一首很多人听了几十年的童年金曲。而这个现场全程真的一丝儿日语味都没有。反倒像是一堆中文没逻辑地拼在一起。

的确,靠谐音唱外语歌是很常见的方法,但好歹模拟一下日语发音行不行?

对比一下隔壁同样是跨年晚会表演中文歌的日本歌手花泽香菜的提词板,上面可是拼音啊。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本来就很尴尬,微博上的很多营销号还硬尬说这个现场搞笑。

对不起,观众如果笑了,那也是因为太尴尬了笑,而不是真的好笑。

《达拉崩吧》—— 薛之谦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在晚会上出尴尬了,在之前的江苏卫视晚会(又)里,薛之谦与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作的《达拉崩吧》也是尴尬满满。

想要融合新技术?可以。想要现场好玩有趣?可以。歌词无厘头,薛之谦与洛天依的互动丝毫没有逻辑,这些都是在可以忽略的范围内的,甚至还真的有点搞笑。

但这种恶搞是有底线的,当一群黑衣人突然蹿上舞台把薛之谦举起来假装悬空的时候,果酱君真的觉得尴尬。如果说威压会影响到歌手发挥,那么这段突然的悬空完全可以不设计,这样的粗糙画面真的很尴尬。

薛之谦的确是一名优秀歌手,也的确是歌手圈第一段子手,但是在段子手之前,他需要先做好一个歌手的本职。

《野狼disco》—— 杨幂、腾格尔

跨年晚会真的是最容易出尴尬现场的材料库了。为什么?

一,跨年晚会最爱出改编现场,二,他们爱邀请非专业的演员来演唱。

而这个现场,这两点都占了。可以预见,效果得多尴尬。

首先,作为演员的杨幂,显然不知道如何让假唱显得更加真实,好几次,你都能发现她的嘴没张,但是歌在放。或者话筒离嘴半米,但声音依然洪亮……

明晃晃地告诉你:我在假唱。

第二,气质严重不符。《野狼disco》是一首什么样的歌?那可是专属于东北糙汉子范德彪的舞池金曲。要糙起来,蹦起来,要带劲儿。

而杨幂呢?是妩媚的小猫,动作柔软轻飘。在这动感的节拍里,她只能独自美丽,格格不入。

《二十一世纪,当我们正年轻时》—— 刺猬乐队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说到年度尴尬现场,就不得不提直接带着“尬”上热搜的这场了。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其实单看演唱效果来说,这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毕竟子建也不是第一次唱劈了。

但是将讲究真实摇滚的刺猬,放在歌舞升平的《芭莎明星慈善夜》晚会上,这个现场就显得尤其货不对版。

台上的子建情绪饱满地嘶吼着,而台下的明星们穿着昂贵的礼服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个不到100平的空间里直接分割成两个世界。

这还没完,更尴尬的在于刺猬和其他嘉宾的互动。

在这场唱完之后,子建按例进行了一段互动,暖心的提醒大家“天冷了,北京防流感。女生一定要多穿。”

这是有红毯的晚会,哪个女明星裹大棉袄走红毯?

当时镜头还特意给到了杨颖,你能清晰地看到她脸上无所适从的神情。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向往》—— 李健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时尚杂志的晚会好像自带车祸buff,除了刺猬乐队,连一向现场稳定的李健老师也在GQ智族的晚会上翻了车。

很多乐迷都知道,一个好的现场是很难得的,因为不仅要有吃了cd的歌手,还要有质量稳定的音响设备和没有喝酒的音响师傅。

而这场很不幸运,闹脾气的音响和不专业的后台师傅都撞上了:声音忽大忽小,一开始只有人声没有节奏,白白糟蹋了现场布置的麦田。

不知道李健老师演唱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崩溃的,反正观众们挺崩溃的。

《好声音》第八季冠军之夜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跑调的现场有很多,但是《好声音》这样级别的比赛,决赛夜连环车祸倒真的很少见。

一开始的男女合唱《年少有为》就来开了跑调序幕,第一句“电视一直闪,联络方式还没删……”就又跑又抢了,第二句跑回来了吧,嘿,第三句它又出去了……

整个表演就像是一个竞猜游戏:猜猜下一句跑没跑调。

如果说这场的车祸还有男女Key不同,首场太紧张的原因加成,那么之后的比赛并没有回归正常。

甚至在斯丹曼簇和邢晗铭最后的冠军对决中,邢晗铭跑出了鸟巢,另一位跑出了北京。原本应该是高手对决,重气息讲感情,变成了谁跑得不远谁就赢。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一场在鸟巢举办的顶尖歌手选秀,变成了了大学里十佳歌手比赛。

《飒小姐➕生而为赢》——火箭少女101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假唱,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有的人觉得这是表演不可触碰的底线,有的人觉得为了大型晚会的完整,假唱未尝不可。

但在一个合唱比赛里假唱,是怎么都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的。

在合唱类综艺《合唱吧,300》中火箭少女演唱了一首《飒小姐➕生而为赢》,声调正确,气息稳定,甚至连个喘气儿都没有,不负众望地赢过了美声出身的“声入人心”男团。

但很可惜,这个现场是假唱,很多成员的话筒甚至在下巴底下。

靠假唱赢了人家真唱,这也太不真诚了。

难怪自家粉丝都指责官方这样的做法。

盘了十个2019年音乐演出尴尬现场,我笑出了猪叫…


团里又不是没有基本功过关的成员,难得一个可以展现吸粉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

《野狼disco》——周深、李克勤

前头说了,尴尬有时候并不是指不好,而是一种奇怪的,不适合的状态,这种尴尬往往伴随着新尝试一起出现。

周深与李克勤在东方卫视跨年夜尝试的《野狼disco》,就没办法摆脱这种尴尬。

两位都是好歌手,两位都是好的抒情歌手,两位在唱着“HEY,YO,MAN,大背头,BB机"也真的很 水土不服。

能理解,因为一个人突破尝试实在是太难了,外加与这首歌并不符合的服装道具、这个现场就更加的奇怪了。

不过还是要鼓励这种尝试的,尴尬归尴尬,有新的碰撞,音乐才好玩嘛。

假唱,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有的人觉得这是表演不可触碰的底线,有的人觉得为了大型晚会的完整,假唱未尝不可。

好了,这一年度的果酱君的最佳尴尬现场就总结到这里了。

虽然很多人很嫌弃“尬”这个词,但果酱君觉得“尴尬”也是生活中的一种必不可少的调味剂。

笑一笑,吐吐槽,也不失一种乐趣。

  

评论0条评论)

全部评论